生态人类学网
乡民专访
乡民专访
您的位置: 首页>乡民专访>正文
我们是糯娃(三)
2009年04月12日     (点击: )

吴政国(黄尚村,67岁,侗族):

1960年公社干部开始叫我们改种籼稻但我们这里的人不听话,还是种了很多糯稻。 1964到1966年,那几年我当大队长公社干部叫我们“糯改籼”,他们说糯稻产量低,种籼稻产盆高些。但村民都认为我们这里的田都在山林中,泉水田、冷水田多,只适合种糯稻种籼稻也不会增产的,所以大多数田还是种了糯稻。

后来邻村有人告到公社去.说我们村还种有很多糯稻公社就叫我和支书去学习,批评我们走错误路线,还说我是党培养的后备干部必须带领群众改种籼稻。我们回到村里也向社员传达了可第二年也就是,965年,全村除溪边现在修高速公路那一带种籼稻夕卜高山上的田还是种糯稻。公社知道后叫我们把已经插上的糯秧都耙掉.重新插袖稻秧要不就要再让我们去学习班学习严重的还要坐牢我们村干部和社员都很害怕就在公社干部的监督下把栽有糯秧的田都耙了。但我们这里的社员玩小聪明耙的时候装模作样不压耙、踩耙,只是把糯秧耙入水底两三天后,秧又从水底冒出,有些被连根耙出的秧苗社员们又把它插入田中。到收割时.我们收的还是糯稻。

公社干部说我们这里的人狡猾,1966年等我们插完秧后不叫我们自己耙了,从四寨村派积极分子来耙我们的田,还叫我们搞饭菜招待这些积极分子。他们来这里耙掉我们的糯稻秧还问我们要糯饭吃真气人.当时来的那些积极分子,我还记得一些人的名字.如杨本华、杨老乔、王同普、补铜等,现在我碰到他们还经常跟他们开玩笑。骂他们的娘。

公社派外村人来耙我们的糯秧田,还派工作组住在我们村,看粉我们种籼稻秧,公社社长和书记也常带队来检查,说我走错误路线,屡教不改,把我开除了党籍和免去村干职务。

这样一来,背着公社干部,社员们都哀声叹气议论纷纷:“晦!这样做我们别说没糯稻吃,连种子都保不住了!“寨老、村干部没有人敢公开出来叫人们保种,但社员们个个都觉得保种有用,人人心里都很明白.不吭不应地在干部走不到的深山中偷偷种上糯稻或者是在和从江县交界的地方种上糯稻公社干部问:一你们的田为什么还种糯稻啊?“我们就说:“那些是从江县的田”他们就不敢派人耙了我们少部分的高山、冷水稻种就是这样保下来的。还有很多低山、早熟稻种就在那时被灭了,我算了一下,那时被灭的有十一二个品种。

一直到改革开放后,我们才陆续从其创同族村寨找回部分品种有的品种其它村寨也没有了.所以现在在低山地区还没有找到像以前那样的好品种。

我还记得大概在1975年到1977年这段时间。公社又要求我们搞双季稻,并派吴显昆来我们村做工作,他这人和别的干部不同,太好了,他来这里开会时说:‘上级要我们搞双季稻,要种从上面拿来的籼稻品种,但我听说你们这里的人喜欢吃糯饭.我们也拿一点糯稻品种来搞双季稻试验看看会怎么样?”社员们听说要种糯稻眼睛都发亮,高兴得不得了说干就干就是不知哪个品种适合搞。吴显昆说,他家乡岩洞那里有一种糯禾可能比较适合搞双季稻,但不知那禾叫什么名字。社员们听了心都痒了赶快派人同他去要来,因为不知叫什么名字,大家干脆叫它“无名禾”也就是我们现在还在种的“红禾”。拿来搞了两年都不成功,但我们第一季还是得了收成只是第二季没得收。后来才知道全县拿籼稻品种来搞双季稻都失败了我们拿糯稻搞不成功,也能想通。要能种双季稻老人们早就这样种下来了!虽然失败了但我们全村人都很感激他让我们又种上了糯稻! 吴显昆前两年才过世.他过世入土的第二天我恰恰到他家,本来想去看望看望他的,没想到碰到这样的事。当我到他家门前时,看到他家门前挂有一把糯禾想都没想还在门外喊他的外号,说你怎么拿糯稻种来门上挂哟后来他媳妇出来迎我进门说他刚过世入土两天,我很难过。后来我才想到哦!我们村老人过世也将糯禾挂在门上。当时我就没想到这一点!(潘永荣翻译整理)

关闭窗口
 
文化与生态—中国生态人类文学网  www.jsu.edu.cn/cae
版权所有 © 吉首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y And Ethnology,Jishou University
技术支持:湘西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