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人类学网
乡民专访
乡民专访
您的位置: 首页>乡民专访>正文
我们是糯娃(二)
2009年04月12日     (点击: )

吴生连(黄尚村,66岁,侗族):

我们村为什么一直种糯稻主要是我们吃不惯那些袖米饭加上粕米饭要很多下饭菜,要有油和肉才吃得下;糯饭用酸菜下饭或空吃都行。我们这些做农活的人,不吃糯饭哪有力气干活再说我们的山这么大田这么远,不同于人家平坝人千活不费劲。 生产队的时候,政府命令我们种籼稻,不种的就挨批挨斗.我们老百姓害怕村组干部更害怕,不得不种籼稻。但当时有的寨老说:“这社会不可能永远这样吧.总有一天我们还会种糯稻的,你们年轻人应想些办法把种子保下来。“于是我们在驻村干部不愿去、或者很难去的深山中偷偷把糯稻种下。后来政策果真变了分田到了户.人们又开始种糯稻。那时政府虽然也经常干预,要求我们种籼稻还免费给杂交稻种子和化肥、农药有些胆大或贪便宜的农户碰上了就领,把种子拿去喂猪、喂鸭;胆小怕事的农户不敢要,怕政府秋后算帐;有的甚至怀疑这里面肯定藏有计谋‘说.还是别贪这小便宜现在虽然是免费,以后叫我们买我们哪里有钱!还有的人说:“那是味精,吃了要会上瘾的现在我们哪餐能离味精?田中放化肥、农药也会上瘾的你们瞧周边村寨种杂交水稻年年都得购买种子、化肥、农药!‘的确我们种的这个糯禾,一不用年年购买种子:二不需要施化肥、打农药。

其实,大集体时我们种出的粕稻还不如传统上种植的糯稻产f高,千部不知道这个,常骂我们黄岗人思想保守、观念落后、不接受新技术、懒。其实不是这样自古以来周边侗寨都称赞我们黄岗人活路做得好、种田有技术。依我们看,我们这地方本身就不适应种袖稻,因为我们这地方山高谷深,水很冰凉只适合种植耐阴冷的传统糯稻品种。

现在我们常听到县乡干部介绍我们黄岗时说:“黄岗那地方现在还在种糯稻.你说落后不落后?“但他们逢年过节时又开车到我们这里买糯米去打把把和送礼,还说我们这米不施化肥、农药,对身体有好处。我真弄不明白他们的心态!当然我们不会受别人看法的影响,我们还是要种我们的糯稻因为我们不能没有糯稻,糯饭不仅好吃、耐饥、不易变硬、上山劳动好携带.而且送礼、祭祀都少不了。(潘永荣翻译整理)

关闭窗口
 
文化与生态—中国生态人类文学网  www.jsu.edu.cn/cae
版权所有 © 吉首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y And Ethnology,Jishou University
技术支持:湘西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