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人类学网
乡民专访
乡民专访
您的位置: 首页>乡民专访>正文
我们是糯娃(一)
2009年03月13日     (点击: )

点击浏览下一页

石世会(从江县平江村,66岁,侗族): 我今年66岁了,我们村像我这一代人,从小都是吃糯饭长大的。我们小时候也看到老人们种一点点籼稻,那时老品种的籼稻还比不上糯稻产量高,籼稻不是用来做主食而是专门用来喂马和鸭所以我们又把籼稻叫“马谷”和“鸭谷‘’每家只拿十分之一左右的田来种籼稻。解放初政府推广籼稻,但我们吃不惯,还是坚持种糯稻,面积占60-70%左右,到60年代糯稻种植面积降到40%左右。到70年代我们村背着政府.偷偷把田分到户,搞单干.这时糯稻的种植面积又上升到60-70%左右。我们村糯稻种植面积一下子变少。80年代以后推广高产杂交水稻以来的事情了。

我们是靠吃糯饭长大的“糯娃”肌肉比村里年轻人还要紧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力气,和吃籼米饭有很大关系,他们是“籼米娃”。但现在人越来越多如果再种植糯稻的话粮食就不够吃,这确实又是一个实际问题。近十年来,年轻人都外出打工虽然让出了口粮,但种糯禾比籼稻费力,摘禾就要很多劳动力和时间。这样,我们没办法只好种籼稻。现在我们村种植糯稻的不多了绝大多数人所有的田都种上了籼稻只有田多人少或者山冲冷烂锈田多的人家才种一些糯稻.面积也不过在10%左右。 现在我们村过年过节要用的糯米大多数是买来的。我家儿子和媳妇都到广州打工去了留下一个不满两岁的孙孙给我两老带.我们农村不像城市没有营养品和牛奶给孙孙吃,只能到市场上买些糯米来春面或蒸成糯饭喂他,糯饭还是比籼米饭更有营养。 在我们侗族人看来,只有糯饭才养人只有糯米酒才醉人现在科学这么发达。科学家怎么不培育出高产的糯稻来给我们种植呢?如果有高产杂交的糯稻我们一定会愿意种的。这样,政府官员和农业推广站工作人员也不用那么辛苦年年号召和推广种植杂交水稻了。(潘永荣翻译整理)

关闭窗口
 
文化与生态—中国生态人类文学网  www.jsu.edu.cn/cae
版权所有 © 吉首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y And Ethnology,Jishou University
技术支持:湘西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