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人类学网
乡民专访
乡民专访
您的位置: 首页>乡民专访>正文
采访“猴儿鼓王”
2008年11月23日     (点击: )

点击浏览下一页

时间:2008年4月26日地点:老寨村石成业家。采访对象:石成业,苗族,90岁。苗族鼓舞大师,猴儿鼓王。以下简称石。石伯娘,苗族,82岁。石成业妻子。以下简称娘。采访人:田茂军,吉首大学文学院教授,湘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以下简称田。龙宁英,苗族,花垣县文联主席,作家。以下简称英。协助采访:石秀贞,苗族,62岁,老寨村会计。以下简称贞。夏大平,吉首大学文学院06级研究生。负责摄影。王晓华,吉首大学文学院07级研究生。负责录音。

田:石大伯,您老人家今年多大年纪?

贞:他耳朵有点背,听不清楚。他今年满90岁了。

田:我们看到一些报道,目前有几种说法,一说是80多岁,一说是90多岁,有篇报道04年说,当时是94岁。石伯娘,您今年多大年纪?

娘:我今年82岁。我比他小很多。

田:您比大伯小几岁?

娘:小八岁。

田:大伯属什么的?

娘:他属羊。

田:大伯多少岁了?

娘:90岁满了,吃91岁的饭了。

田:他生日是什么时候?

娘:正月初六。

田:大伯什么时候学打鼓?

石:我从小就学打。4、5岁懂事的时候看别人打,7、8岁自己就打。初解放那时候,还是初级社的时候,我们一帮年轻人经常在一起打。

田:苗族鼓舞里原来好像没有猴儿鼓,说是您石大伯创新出来的?您是自己创造的,还是跟哪一个师傅学的?

贞:这个我以前写的有材料,也问过他。他的师傅叫石老二。是他本家长辈,也是打鼓高手。过去一般打苗鼓,动作少一点,也不太复杂,表演性也不强。到他这里,他进行了改编和创作,增加了表演的内容,主要是他创新打出来的。

田:有篇报道说,1937年矮寨公路通路,石大伯当时去看闹热,回家的时候看到一只豹子,吓得跳到水里躲起来。后来在山上看到很多猴子,然后受到启发,才创造了新的猴儿鼓的打法。那豹子怕水吗?

英:我知道豹子怕水。我有一个舅公,他年轻的时候,在野外田坎边碰到几只小豹子崽崽,就好奇地去看,想捉小豹子玩,哪里知道,远处的豹子娘看到了,三下就跳过来了。我舅公吓得赶快往水田里跑。那豹子就到水田里和他搏斗。我舅公使劲把豹子头部往水里按,打来打去,豹子把他的脸都抓烂了,我舅公的脸上后来还有很多疤痕。

贞:过去我们这里有豹子。大伯打猴儿鼓主要是观察猴子,向猴子学习,然后模仿加以表演的。

石:我们这里过去很多猴子。我看它们看得多,看得多,慢慢就熟悉了。他们偷庄稼,一群一群的。先是老猴王在前面观察,看危险不危险,后面跟着它的猴子猴孙。有情况了就躲。看见人来,它们有时候还拿岩头打人!

田:有的文章说,有回大伯在山上观察猴子,差点掉下悬崖绝壁,有这回事情吗?

娘:没有这回事。

英:可能是编出来的。

石:我们这里猴子多,过去妇女打猪菜,放在那里,猴子就吃猪菜。秋天包谷成熟了,猴子还偷包谷吃。人一看见它,就要赶,要撵。过去尖岩山就有一对猴子。它们怕人,见人就跑。

田:大伯上过学吗?

娘:上过学,小学。读书读得少,认得字,不会写。

(大家在聊天的时候,石成业站起身,走进房子里搬出来十几根木头长枪、大刀等道具)

石:新的,旧的,几百根,都是我做的,演戏用的。我楼上还有很多,做了几百根。

贞:你莫取了。好了好了。

英:大伯你快坐。你什么时候到北京去打鼓?

石:1956年。

英:听说你见到了毛主席?

石:不光见到毛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都见到了。

田:听说大伯和本家堂兄石成鉴还创办了第一个苗剧团。当时创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贞:当时是初解放,我们这里很多人都听不懂汉话,为了宣传,石大伯他们几个就想用苗话来演出,大家就听得懂了。石成鉴当时在县文化馆工作。他们后来还到北京演出过。

田:有些什么节目?

石:演苗鼓,猴儿鼓,跳接龙舞。

田:还演出了哪些戏?

石:《团结灭妖》、《谎江三》。

英:都是在民间传说故事基础上改编的。我看过《团结灭妖》的演出,是说一个苗族老人巴贵达惹带领群众用智慧战胜妖魔的故事。演员用棕片包着身子,印象很深,后来有剧本发表。

田:都是村里农民自编自演的?

贞:他听不到,我知道一些情况,我替他来回答。节目基本上自编自演的。

英:现在剧团情况怎么样?

贞:没有演戏了。但是平时有接待任务,跳舞、打鼓,一般歌舞节目还是经常演出的。

田:那开支怎么样?比如道具、服装、锣鼓行头、演出报酬等等,谁出钱?怎么办?谁负责?村委会出钱吗?

贞:大家都是义务做的,不要报酬。道具服装也是自己做的。村委会没有钱,现在负责的是个女的,叫龙玉兰。

田:石大伯除了演戏、打鼓,还有其他什么特长?

贞:他是文武双全。他的苗族武术功夫也很好的。

石:我年轻的时候,几个人打我,我都不怕,他们几个都靠不近我。

田:大伯,我和你现在比一下。

(石成业表演了几个套路,动作干净利落,他和田推了几下,把田推到门角落去了。)

田:大伯还很有劲!大伯给我们表演一下猴儿鼓好吗?

石:好的。

(大家将鼓拖到房子前的坪场里。石大伯脱掉外衣,双手拿一对鼓槌。鼓声敲起来了,大伯眼睛突然一亮,嘴巴一鼓,活脱脱一只老猴王。他蹲在地上一动不动,摇头晃脑四周观察后,伸手尝试着击了一下鼓,咚地一声,猴王吓得往后一退,又上前试敲了一下,又贴耳靠近鼓面。感觉安全后,然后兴高采烈,时缓时急地打了起来。打鼓大约两分钟时间才停。)

石:(有点喘气)我老了,打不起了。还有好多动作啊!

贞:他表演的猴儿鼓,活灵活现。他的耳朵还可以自己动。

田:大伯给我们“动”一下好吗?

(石成业身子不动,坐在那里,一用暗劲,两只耳朵自己一煽一煽地动了起来。大家哈哈大笑。)

田:大伯过去打的猴儿鼓和现在打的有什么变化吗?

贞:他讲变化多,越打越变。

石:都要加工,我每次都加工。猴子不是一进去就打筋斗,那是假的。

贞:有些好看的动作,比如跳跃的就加。扣屁股那些不好看的,就减掉。

英:大伯不光是打鼓,而是将猴子的习性和细节都处理得很好,神态很生动。先是试探一下,然后再慢慢打起来。所以有很强的艺术表演性,也十分吸引人。

田:大伯有多少徒弟?听说德夯那里有个小伙子拜大伯为师,学打猴儿鼓,还被评为第二代猴儿鼓王?

石:现在没有人愿意好好学了。也不好好打,打猴儿鼓要用心思。不多打学不好的。

英:他说学不到。没学好,是乱舞一下。演员要进入角色,演什么象什么。

贞:他的接班人中,可算得意门生的是排碧岩锣村那里的两姊妹。

田:叫什么名字?

贞:石丽辉、石丽煌。属于曾孙辈的,在排碧读书。

英:老寨村里现在没有年轻人愿意学打猴儿鼓吗?

田:他那么多儿女子孙,没有愿意学的吗?

贞:他的女儿打鼓打得好。年轻人都不喜欢,搞不起来。我们也着急啊。小的时候,就搞几下。觉得搞不出头,就不再继续学了。我们苗剧团,搞这么几十年,也没有搞出头。就没有积极性,认为讨不到吃。都外出打工去了,没有人学了。

田:大伯身体这么好,生活上有那些不同的养生之道?

娘:不喝酒。只抽一点点烟,五十多才抽。平时和大家一样的,有什么,吃什么。

贞:他是个勤劳的人,一天到晚手脚不停。肯劳动,你们看他来,刚才还在做刷把。

石:我要取一样东西送你们看。

(石成业从房子里取出来一个奖杯,是白色有机玻璃的一个奖杯。)

石:这是前两年,我在德夯得的,是奖励给我的,这上面有文字,还有我的名字。只有三个人得。

田:哪三个人得的?

娘:有个是吉首矮寨打鼓的那个女的,叫龙大姐,还有一个,我也不知道姓什么。

英:龙大姐就是龙英棠,第一代女鼓王。也可能八十多了。

田:可能不止三个,那次还评了一个年轻的,评为第二代猴儿鼓王,姓黄,是保靖的。还评了第五代女鼓王,小妹子,也姓黄。

英:时间不早了,我们一起照个像。

娘:他以前照了很多照片。这些是在德夯照的。

田:伯娘你也过来,和我们一起照。

谢谢大伯!我们走了!下回来看望您!

关闭窗口
 
文化与生态—中国生态人类文学网  www.jsu.edu.cn/cae
版权所有 © 吉首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Research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y And Ethnology,Jishou University
技术支持:湘西生活网